苏简预

凹凸杂粮党写手,文笔特别垃圾。扩列私聊。

【安雷车】正式绑定

注意事项:

ooc

扶桑太太的武器储藏器雷狮设定

文笔垃圾脑洞瘠薄的文手写的

 @扶扶扶桑 

正文链接: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34234422934279


_(:з」∠)_如果喜欢的话,不要白嫖我,谢谢。


【点梗产物】【假车】

点文产物,片段描写
ooc
受变得有攻气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
写的瑞金金瑞分不清了QAQ!!姑且瑞金瑞吧。
如果都ok的话~~~往下!





“格瑞!”金跑过来一下子扑倒格瑞身上。格瑞被扑得稍稍后停滞了一下,皱起了眉。金不好意思地笑笑对着格瑞吐吐舌头。

摇摇头对于金的行动不置可否,却不料被黑色的矢量箭头束缚住双手举了起来。格瑞错愕之余向下看去,却发现金的眼睛突然变得猩红一片。

糟糕!难道又黑化了吗!格瑞面色一凝,不知道是不是该动用武力把金先控制住。

却没想到金弯了弯眉毛,上前一欺亲吻住了格瑞的唇瓣。滑软的舌扫过格瑞的唇齿之间,带起一丝丝颤动。

“唔。”格瑞被金撬开舌关,细密地舔舐了起来,撩拨到一定程度却又坏心眼地停了下来,在唇瓣上轻轻地触碰。微微摩挲却又不深入的感觉,敏感得神经都变得发麻。金用挑衅一般的眼神看着格瑞,格瑞注视着这样的他,视线相交之外,两人皆是暗自发力。

最终结局便是缠绕在格瑞手上的矢量箭头被格瑞挣脱开,化作点点黑色碎片湮灭于空气之中。被打破箭头的一瞬间,金后跳一大步,与格瑞拉开距离。格瑞手持裂斩,看着几米之外的金,时刻防御着他的攻击。

令格瑞感到疑惑的是今天的金并不像往常一样,仅仅只有眼眸变成了红黑色,一头金发仍是柔软地顺在空气之中,这样的状况以前并没有出现过,格瑞握住裂斩的手渐渐收紧,打算趁金不注意之时便出手将其制服。既要不伤害到金,又要躲过金的攻击,必须要求自己集中所有的注意力。

可是……刚才的事情,真的很难让自己集中注意力啊……

格瑞摆出一个进攻姿势,想借此摆脱自己的脑内所想。双目一凝便迅速跑上前去打算将金打倒在地。

却是在离金还有一点点距离的时候猛然刹住了自己的脚步。

“唉?格瑞,怎么了?”拥有着清澈的蓝色双眼的少年如是说道。

手中举起的的裂斩缓缓放下,格瑞看着眼前已经恢复到原本状态的金,无奈地摇摇头,“喂,你这个家伙不知道……”

金却是突然环住他的手,惊得格瑞以为金又变回了刚才的样子,猛地低下头却还是正常的金。暗自松气,打算拉出被金环住的手。

“格瑞!”

听见金叫着自己的名字,格瑞下意识地一低头,两人的唇瓣再次相触在一起。简简单单的覆着的双唇,却莫名滋生出了隐隐的热度。

“咳。我走了。”格瑞从一刹那恍惚之中回过神的时候抬起了头,略显不好意思地捂着嘴巴咳嗽了一下,却和金很有默契的没有再提起这个意外。

“啊!嗯……格瑞再见…”金笑着对格瑞道别,不过稍稍泛红的耳根暴露了他此时的内心。

格瑞转过身,走了,但是从背影仔细看过去还是略显僵硬。

“金这个家伙,到底在想着什么呢。”这样想着,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金的眼眸又变成了猩红色的一片。

“啊啊……还差一点呢。”金如是说到。



END



求不白嫖啊不点喜欢点个推荐也成啊!如果喜欢点个关注啊!啊!啊!啊!

安迷修突然抓住了雷狮的头巾打了一个蝴蝶结!
喂!双剑安迷修你在干什么?!

ooc啊ooc。

好吧我长的太幼了。拍不出恶党的感觉。安迷修是被抓过来帮忙拍照的哈哈哈哈!
不过,还是很可爱的嘛!
私心安雷tag

尝试一照吸粉。

哈哈哈哈哈……大概是不可能的吧。
如果能的话?抽人举牌???

【瑞金车_全文】candy

瑞金车,缩小正太有,但是不是童车请放心食用√【喂!15岁也是孩子吧!】

ooc有。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31734919720078

喜欢的小天使请不要白嫖给我点点推荐喜欢!

如果你能关注我那再好不过了mua!

【瑞金-中】candy

“解决方法是…………….好吧,其实我也不知道解决方法是什么,这种药物还在开发阶段,不知道药力的持续时间。根据实验动物的试验来看,持续时间在一周到一个月不等。”紫堂幻摇摇头。

 

他也很无奈,这种药物从来没有对人进行过测验,没想到金竟然吃掉了自己的实验产物。

 

“啊啊啊啊啊!!!!!我可不要一个月都变成这个样子啊!”金大叫道,“紫堂你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”

 

要是让自己这个样子一个月的话,就有很多事情都不能干了。而且这幅样子和个奶娃娃一样,一不小心就容易受伤,今天就连走路会一个不稳摔倒。

 

“我还没有说完,刚才的剂量是小白鼠的试验剂量,对人体来说其实没有多少的分量,但是相同的是,这种药的毒副作用对于人体来说也是未知的。”紫堂幻竖起手指比了一比,“如果对于小白鼠的持续时间是这么长的话,对于人大概就是半天到两天的时间了。金你要不要留在这里让我观察一下药物反应?”

 

“不用了。”站在一旁的格瑞开口,“一两天的话,我在旁边的酒店开一间房间就好了。如果有什么异样的话,我会带他过来的。”

 

紫堂幻点点头:“也是,住在这里的话手续也比较麻烦,就拜托你们先住在旁边的酒店了。”

 

紫堂幻又转眼看看金:“金你以后千万别再吃奇怪的东西了啊!!我收的那么好,你是怎么吃到的啊!!”

 

“可是…….”金挠挠头,刚想要说什么却被格瑞打断。

 

“既然随时都有可能变回去,我想,还是待在酒店里等着会比较好吧。”

 

金抬头看着格瑞,格瑞伸出手拉住了自己的手。是要打算回去了吗?金和紫堂挥挥手,表示自己要回去了,不过紫堂幻已经再次陷入了研究成果被吃掉的绝望中,完全没有理睬金。

不过……

 

金握握手掌中格瑞的手。

 

“紫堂幻没有把药收起来啊,我是在桌子上看见罐子的,为什么他说他有好好收好?”

 

“只有一个可能性。按照他的性格,不可能没有放好收到柜子里。肯定是有人知道你那天会来,故意拿出来的。因为柜子里的你不会吃,桌子上放着的,那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

“嗯?还是蛮警觉的嘛~?”倚靠在他们身后的一个拐角处的凯莉弯弯嘴角,“不过还是没有让他留下来接受观察,啧,又要去找新的实验目标啊。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副作用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酒店内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.

 

“麻烦开一间单人房。”格瑞对着前台的服务生说道。

 

“不开两人的吗?”金拉拉格瑞的衣摆。

 

“开单人的大床房会比较好哦,和哥哥一起睡的话比较不容易翻下去呢~”前台小姐姐弯下腰看着金笑道。

 

“我才不是他弟弟呢!!我是他发小!”金看着前台小姐姐说道。不过,前台小姐姐弯下腰的时候,胸前的风景还是很不错的,金的语气也不自觉的放缓了。

 

格瑞看着脸有一点羞红的金,抬手扣了扣桌子。

 

“麻烦给一下房卡,谢谢。”

带着一点冷漠的声音传到耳朵里,前台小姐如梦初醒,直起身子道了歉,把房卡交给格瑞,祝他们入住舒适。

 

“那个小姐姐长得好好看啊。”

 

听到这话的格瑞一言不发。

 

唔,怎么格瑞又不说话了?金纳闷地环住胸。嘛……虽然自家发小一直都是这种性格来着。

 

“滴!”房卡刷过划槽,房间被打开了。

 

“我回去拿一下换洗的衣服,顺便把午饭给你带过来吧。”把金带到房间里面,格瑞说道,“最好不要出房间,要是在外面突然变回去,没人给你送衣服。”

 

“嘿嘿,不会啦!格瑞我一定会在房间里待得好好的!!等你回来!反正有手机我也不怕无聊啦!”金挺起胸脯拍拍,给格瑞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 

“最好是这个样子吧。”格瑞又叮嘱了一下,便走出了房间带上了门。不过却没有立马回去,靠在门上站了一会儿,格瑞才离开房门回去了。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房间内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金打开自己下载的视频开始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,幽默诙谐的剧情让他忍不住捧腹大笑,整个房间都是他一个人的笑声。

 

不过视频很快就看完了。没有什么事可以干的金就瘫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。

 

“格瑞怎么还没有回来啊,啊啊啊饿死了!”金自言自语着。

 

不过果然瘫在床上很容易睡着,更别说金现在的身体只有五六岁了,很容易犯困。金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。暖洋洋的阳光穿过窗户照射在自己的身上,金没有安全感样地抱住自己身旁的枕头,睡了过去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

 

还没有睡多久,一股热潮涌上自己的身体,金两眼发昏地醒过来,面色通红。有点口渴地舔舔自己的嘴唇……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车会放外链,等着,乖。马上就有了。
关注我好吗~?嗯?
喜欢我,推荐我?
给你一次被爱的机会怎么样~嗯?
来我的主页吧。

【瑞金-上】candy

瑞金车

“呜哇!格瑞!!!”

从隔壁房间里传来震耳欲聋的叫声。

“金?!怎么了?”格瑞才刚刚戴好护额,一听到房间外面金的叫声,便走出去查看金到底又出什么事情了。

“我进来了。”格瑞推开金房间的门,就看见金苦恼地坐在床上。

原本是少年身态的金变得只有五六岁的样子,白白胖胖略带婴儿肥的脸庞气鼓鼓地鼓着。过长的睡衣罩在身上,把金埋进去了大半身。

看见自己的发小走了进来,金举起手想挥几下让他过来,但是过长的衣袖却搭在手上。从格瑞的视角看过去就是金被裹在一堆衣服里努力地举起手的样子。

快步走过去,把金稍微扶正了一下。格瑞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发小。

“哎嘿,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觉醒来变成了这个样子。”金低着头对格瑞说,“今天早上就变成了这个样子,刚才醒了发现变成了这样,吓得我就大叫了一声。”

格瑞原本面瘫的脸上少见地犹豫了一下。金太粗心了,说不定在哪里就中了招,变成了这个样子。

格瑞迟疑着开口:“你有没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?昨天你都去干什么了?”

金歪着头想了一下:“嗯……昨天紫堂幻叫我去他的研究室帮忙,有一个罐子里装了包装的很好看的糖,我就吃了一颗。”

说到这,金吐了吐舌头:“说实在的,真难吃,被它的包装纸迷惑了!真的好难吃!”

格瑞用手环住胸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。

“其他也没有吃什么其他的东西吧。”

“嗯,因为第一口吃的就是那个糖,太难吃了我就没有动其他的。”金摇摇头说道。

“应该就是吃那个才变成了这个样子吧。去找紫堂幻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起来吧,我去找找有什么衣服你能穿上。”格瑞撂下一句话,转身出了门。

“哈……”金点点头,努力地把自己的身体从衣服堆里拯救出来。

格瑞忍住自己想转过头的欲望,假装正经地走出了门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5分钟后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金看着面前清爽的运动装不禁说到:“竟然还有这一套衣服!”

“啊,因为你小的时候不是来我家住过一会吗?然后那天衣服脏了,秋姐给你拿了新的来,你就没有把这一套拿回去了。”

“放了挺久了,不过现在也就这一套可以穿了,你就将就一下?”

“好!”

说完金毫不犹豫地开始穿起了一点衣服,莲藕一样白嫩的胳膊套进了衣袖里。

“咳……”格瑞有点不自在地偏开头,视线却不时地瞟过去。

不过最后还是闭上了眼睛不看金穿衣服的样子了。

“我好啦!走吧!去找紫堂幻!”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金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,微矮的身高正好到了自己腰部偏下的地方。

“嗯。”

说完,格瑞就和金一起走出了门。

阳光正好,天空晴朗地只有微微的云雾飘在上面。空气中传来丝丝茉莉的香味。

金跟在格瑞的后面走着,突然变小的身体还没有让他适应。走着走着突然一个不稳向前摔去。

“噗!”

格瑞下意识的转过身去,却看见了摔倒在地上眼泪汪汪的金。

于是走过去把金拉起来。

“喂,笨蛋,你现在连走路都不会了吗。”

“失误失误!额,有点疼。”金抽搐着眼角对格瑞笑笑。

格瑞微微摇头,把金抱了起来。

“呜哇!格瑞!!!”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,突然失去平衡的感觉让他异常紧张地拉住了格瑞胸口的衣服。

“摔疼了就别走了,太慢了。”格瑞低下头看着金说道。

“哦……”金回了一声。

真是的也没和我说一声我要被吓死了!!金有点郁闷地想到。

格瑞倒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,不过微微发红的耳根还是有点暴露他此刻的心情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紫堂幻的研究室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金你吃了研究室的东西就应该和我说一声啊!”紫堂幻听完金变成这副模样的解释以后十分绝望,已经快要流眼泪了。

“啊………抱歉。”金眼神闪躲了一下,“因为是偷吃所以不好意思告诉你啊。”

“所以,这个家伙现在的状况要怎么解决。”格瑞现在一旁开口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!!!!!这个药可是我好不容易做出来的啊№@£+κηζλ……”紫堂幻还在崩溃一般地咆哮着。

格瑞皱皱眉头。

“紫堂幻,怎么解决。”格瑞对着紫堂幻冷冷地开口。

失去冷静的紫堂幻终于停止了自己的行为,推了一推自己的眼镜,有点无奈地说道。

“解决方法是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TBC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车会放外链,等着,乖。
关注我好吗~?嗯?
喜欢我,推荐我?
给你一次被爱的机会怎么样~嗯?
来我的主页吧。

【安x黑安】【一】恍惚

预警:ooc,人格分裂

“遵从自己的愿望不好吗?”

“喂,快点放弃那些奇奇怪怪的规矩,被那种东西束缚住,你真的觉得开心吗?”

“没有人需要你的,骑士什么的,只不过会给别人带来麻烦吧?这个世界不需要骑士,你都觉得自己是最后一个骑士了。”

“嘁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固执死了。啧。”

又来了。

安迷修睁开眼睛,放空大脑静静地在床铺上躺了一会儿。等到完全适应,清醒过来以后,跳下床铺穿上那件洗了无数次的散发着肥皂味衬衫去洗漱。

熟练的给自己打上领带,系好绷带,将冷流和热流背在身后。

早安,今天也是要努力修行的一天。

“为什么要那么努力地去杀大赛所提供的怪兽攒积分呢?”

快踏出门的安迷修耳边突然传来一句熟悉的声音。

飞快的取下双剑备在身前,摆出御敌姿势。

“阁下是谁,请出来相见!”安迷修一时半会儿想不起声线的主人,沉声问道。

周身也不见得有其他人,明明是在自己的房间里,大赛管理系统应该不会让参赛者进入官方私人休息室啊。

“明明只要,只要把大赛的参赛者淘汰掉就好了。反正他们最终的结果,不是死,就是把你杀死。”

安迷修皱了皱眉。

“随心所欲一点,不是更好吗?”

“保护他们?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!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那个声音还是在冷漠而轻蔑地陈述着自己的观点。

安迷修握着冷热流的手紧了一紧,眉头却缓缓松开,对方似乎没有和自己对打的欲望。

“因为,我曾答应过老师。”安迷修直起身子说到,“我曾答应过他,做一个合格的骑士。”

说完,安迷修笑了。

“……”

声音消失了,从离自己很近的地方。

安迷修迷惑地眨眨眼睛,四处查看着。但是,房间里除了自己,什么人也没有。

“奇怪,到底是谁?”喃喃自语着,“会不会是其他参赛者?”

但是房间里没有再响起类似的声音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安迷修用着冷热流击杀着积分怪,剑出剑落利索地杀死一只又一只,耳边不断地响起提示积分上涨的消息声。

“呼~”安迷修用胳膊擦擦自己额头上的汗,看着倒了满地的怪物。

“今天的修行也很艰苦!但是要达到自己满意的程度还是远远不够的!”安迷修收起双剑,打算走到别的地方继续。

“你真的是好无聊啊。。”

和早上相同的声音又从耳边响起,安迷修脚步一顿,警戒着周身。

相比于早上的处境,现在更加对自己不利,四周都是可供隐蔽的地方,自己又刚消耗了大量的体力。

处境微妙啊。

要是这次想来攻击自己可真的麻烦了呢。

大脑倏忽一痛,被无数针刺穿的感觉凝聚在一起,形成强烈的痛感。

撑住自己的脑袋,安迷修疼得弯下了腰,把冷流插在地上支撑自己的身体。即使剧烈的疼痛让他支撑不能,他也硬咬着牙不让自己倒下去。

不过最后昏迷的一瞬间还是倒了下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啧!”安迷修还没倒下去多久就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自己身上沾到的灰尘。

抬起头,安迷修原本碧蓝的眸色却变成了猩红的一片。

“真是不容易啊哈哈。”舔了舔唇,顺手拔出深深插入泥土里的冷流甩了甩,“没想到,这么固执。”

眼睛中的眸色深了又深,晦暗不明。

把冷热流随手插入背后放置的地方,安迷修把手随意搭在裤子上,走出了这一片地域。

“好不让我高兴啊,傻子。”嘲笑般地扯起一个笑容,不知是在对谁说话。

用牙咬住大拇指的侧边思考着什么,扭头看向一个方向。

“啊啊,那个,不错的样子呢。”弯了弯眼睛,孩子气一样地笑着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啦啦啦啦啦啦~”愉快的哼着调子,把地上的随处散落的肢体摆成血腥暴力的图形,远远望过去就已经很渗人了。

粘腻的血液随着拖行滴落在地上形成一个个暗色的痕迹,散发着刺鼻的铁锈味,令人作呕。

“嗯哼,”安迷修站在图形中间,看着自己的杰作不禁感叹,“这个样子才是最棒的不是吗?那个家伙一定很惊讶哈哈哈哈。”

安迷修看准方向平躺了下去,手指竖在嘴唇中间。

“那么,你快过来看看吧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安迷修是黑着脸醒过来的。

还没看清楚周围的一切就已经感到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。

发现自己躺在地方便扭头观察情况,一侧脸却被地上的血液沾了半脸,腥气直冲鼻尖。

飞快地从地上起来,安迷修的脸黑的不成样子。

咬牙切齿地从嘴里挤出话来。

“到底,是谁干的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啊啊啊啊啊精分安哥真是难写。
土下座。
老样子求喜欢推荐关注!爱你们!
安哥x黑化安哥,带感带感~!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给明天完结!

【帕佩车】冰火两重天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28299533083382


帕佩车,冰火两重天

你这个垃圾lof怎么能阻挡我的心

可以扩列,看主页介绍mua!ヽ(*´з`*)ノ

求关注喜欢推荐评论!爱您!

【雷安】致幻的恶魔

喧闹的酒吧里,镭射灯闪动着烘托迷乱的气氛。若隐若现的灯光,漂浮散去的烟雾,还有激烈的摇滚乐在疯狂的宣泄所有情绪。

欢迎来到——海盗团酒吧。

“所以你干嘛来这里啊。”雷狮一脚踹在躺在沙发上的安迷修旁边。

“提醒你一下。”安迷修坐的端端正正,“这是你的酒吧,不是我的。”

“所以呢。”

“你要是喜欢踹你自己的沙发我没意见,反正踹坏了也不应当由我承担责任。”安迷修喝了一口手上杯子里装的鲜榨橙汁。

雷狮笑笑。

“你来我酒吧里,喝橙汁。您几岁了啊?”

“比你年长一点,多点养生之道而已,不像你天天放荡不羁。”安迷修回呛雷狮一句。

雷狮也不生气,一屁股坐到安迷修旁边的沙发上,打了个响指让服务生去调酒师地方取了一杯红色苦艾酒。

慢悠悠地抿了几口已经被预先准备好的苦艾酒,雷狮说道:“像你这种家伙不会来这里的。除非给我添堵。”

“我没有兴趣给你这种人添堵,如果可以的话,我都不想看见你。”

雷狮哼的笑了一声:“你以为我就那么想看见你?”

安迷修瞥了一眼他,“我觉得你的想法和我一样。”

“要不你喝了这杯酒,我就不和你计较。”雷狮又让服务员拿来一杯绿色的苦艾酒,“你和同事来的吧。喏,那边,可真会找麻烦。要是喝了,我就让酒吧的人解个围?”

安迷修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,红发的女孩果然被几个人围住了。

雷狮倒是一脸悠闲,拿着冰水被放在漏勺上透过方糖淋进酒杯。

女孩子的处境并不好,有几个猥琐的男人和她搭话,她看起来有点焦灼。

“好。”安迷修答应了,拿过那杯苦艾酒喝了下去。

高浓度的苦艾酒一饮入腹,安迷修剧烈的咳嗽了起来,被火烧灼一样的喉咙隐隐作痛。

“喂,反应要不要那么大啊。我拿的可是绿色的啊,比红色的好很多呢。没有尝到香料和方糖的味道吗?”雷狮揶揄道。

怎么可能,自己本来就不适合喝酒。什么味道都没尝到,一口喝下去感觉和吞了刀子一样难受。

安迷修的脑袋有点昏昏涨涨,好像看见了周围有绿色的恶魔在跳动。

雷狮把手竖在他面前摇了摇。

“致幻的恶魔。这是它的名字。不过你完全没有喝好它啊。”

本来就,没想过喝这种东西。

安迷修已经快失忆了,酒劲上头太快。

已经。

已经。

雷狮看着躺在沙发上已经昏睡过去的安迷修,挠挠头。有这么夸张吗,一杯倒啊?

望望四周,酒吧里的人都在忙。自己又答应过安迷修。

好吧,干活了。

10分钟后。

雷狮看着躺在自己床上毫不客气地霸占被褥的安迷修,再看看把他拖过来的满头大汗的自己。

早知道,就不耍他了。受罪的还是自己啊。

长舒一口气,雷狮走进浴室洗澡,累的满身汗啊。

出来以后,雷狮看着侧躺着把自己被子抱住的安迷修。

所以,这是捡了个麻烦回来吗。

算了。

找了个地方把安迷修推开了一点,雷狮自己躺了上去,拽出一部分的被子盖在自己身上。

明天可得把自己的气怼回来。

瞅了一眼旁边的安迷修。现在为什么不行?

于是凑过去在他腰上掐了一大把,看着安迷修突然抽搐的脸。

好爽。

雷狮满意的睡了。

晚安。

半夜里雷狮感到胸口一热,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胸口埋了一大个安迷修。嘴巴里还在梦呓着什么。

拢过来回抱住安迷修,雷狮又继续睡了。

晚安,你这个垃圾安迷修


这篇的设定还是和上次的帕佩一样!同一世界!
【帕佩车已经更完了,详情戳扣扣空间】

这篇是给列表的生贺!
亲爱的生日快乐!

嗯还是老样子求喜欢求推荐求评论求关注!
主页都是文你来玩吧!天使们!
扩列1468373288(づ ●─● )づ
欢迎!下一个收到生贺的可能就是你!